正邦印刷厂咨询:010-123456789
印刷产品分类:
您当前所在位置: >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>

全网热议!浙大博士生8年未毕业送外卖当事人回应:给浙大丢人了

  据九派新闻报道,近日,浙大博士生孟伟发布视频称:“我是浙江大学荣誉学院竺可桢学院本科毕业生,浙江大学自己的博士生,还记得八年前在本科毕业典礼上,我们的院长对我们说,‘你们就读过的第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浙江大学,你们就读过的唯一一所荣誉学院是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’,孟伟给浙江大学丢人了,孟伟给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丢人了。”

  据官网显示,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成立于2000年5月,是以浙大竺可桢老校长之名命名,学院前身为创办于1984年的原浙江大学(工科)混合班,竺可桢学院是浙江大学对优秀本科学生实施“特别培养”的荣誉学院。

  据上游新闻,在浙大学工的官微一则关于孟伟的推文中,能看到他在浙江大学取得的耀眼履历——求是学院研究生兼职辅导员,G20峰会优秀志愿者、浙江大学十佳研究生党支部书记、浙江大学优秀党员、浙江大学十佳大学生……这些熠熠生辉的标签与“八年难毕业、送外卖”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

  据九派新闻此前报道,2014年,孟伟被保送浙江大学控制学院智感所直博,他读了八年。其在短视频平台发布的相关学籍信息显示,于2014年9月入学,预计毕业时间为2019年6月,学籍状态显示为“在籍”。

  孟伟自述,从博三开始他抑郁了,当时导师第一次向他提出建议转硕士,他很排斥,再加上和周围同学的处境对比,他认为别人都走上了人生正轨,自己却还没有摸到节奏,每天心情都很低沉。

  孟伟表示,儿子2021年出生后生病需要用钱,开始兼职送外卖。当时孩子出生10天后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,诊断为爆发性心肌炎,在ICU里待了整整两个月,每天的医药费动辄两万,给他造成了不小的经济压力。

  自己选择送外卖是因为经济压力,而且时间自由,能兼顾学业。“其他工作时间不自由,我还要继续完成我的科研和学业。虽然延毕,但三年内,我还有一次答辩的机会,我希望能抓住这次机会。”

  带他入行的是一名同岁的做自媒体的女生,作为回报他和这名女生合拍了一期视频。短视频发布后,有浙大博士生私信咨询他,说也想送外卖,有的是闲着没事,已经达到毕业任务,想出去锻炼身体、增加社会经历,有的是没有达到毕业要求,也延毕了,心情不痛快,想送外卖赚点钱,或者释放压力。

  孟伟称自己的处境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工作经验、30岁还没有完成学业、只有本科学位的人。“这绝不是只有我是个例,我们这个群体走向社会是非常困难的。”

  据都市快报报道今年4月报道,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和网上的一些热点,记者向孟伟所在的浙大控制学院了解情况。学院回答了记者的提问。

  问题:最近学校有没有与孟伟联系过?孟伟提出希望能在接下来三年,完成论文,顺利拿到博士学位证书,学院对此具体有哪些打算?

  答:近期,学院领导、导师组与孟伟进行过多次深入交流,并提供人文关怀和帮助。孟伟将结业原因归结为参与横向项目过多、导师指导不够是不客观的,他忽视了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。孟伟希望结业后继续学业并获得博士学位,学院对此表示尊重和理解。

  攻读博士学位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,这需要聚焦科研目标,将主要精力投入学业,完成博士学位论文,达到博士学位申请标准。学院将按学校相关规定要求,积极为孟伟提供支持和帮助。

  问:孟伟说,在读博期间,导师让他承担了很多横向课题,牵扯了他的精力。这些横向课题,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?

  答:孟伟在2014年9月作为直博新生进入课题组后,确定的研究方向为水质监测预警。博士课程学习之余,为历练其工程实践能力和综合解决问题能力,课题组安排其主要参与了2个横向企业合作工控系统项目研发,以及1个地方政府委托开发项目。2016年1月,结合国家基金两化融合项目启动,确定孟伟的主要科研内容为“城市供水管网水质异常检测与预警方法研究”。从事管网和水质监测预警方向研究的所有同学中,已毕业博士4人、硕士14人,孟伟是唯一拟结业的同学。孟伟攻读博士期间参加工程实践的有效工作时间不超过6个月。

  另外,2014年9月至2019年7月期间,孟伟一直承担社会工作,也获得了一些荣誉。2019年下半年孟伟结婚,2021年6月孩子出生。孩子出生后曾在重症监护室救治,孟伟前后付出较多时间、精力照顾。

  答:课题组注重理论研究与工程实践相结合,实施成长督导,努力培养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和创新精神。

  2014年9月,在孟伟入学后,确定研究方向为水质监测预警。在校期间导师组持续予以关心帮助,通过组会讨论、周报月报、个别谈话等方式进行科研指导交流。

  2016年9月,确定博士学位论文方向为供水管网水质异常的检测技术研究,包括污染事件检测、多站点数据融合、监测点布局优化等关键研究内容。

  2017年,孟伟作为小组长搭建国家基金项目的小型管网实验系统;开展饮用水污染物侵入异常检测方法研究,并着手撰写学术论文。但“空有目标、执行不高、拖延了很长时间”(孟伟年度小结)。

  2018年,孟伟科研工作聚焦和投入不足,始终未进入良好的科研状态;与此同时,他对教育领域创业产生兴趣,并加入和君商学院。有鉴于此,导师组多次建议其转硕,但孟伟坚持继续攻博,并于2018年10月31日写下承诺书,对科研投入、成果凝练、进度安排进行了约定。

  2019年,孟伟撰写并投稿两篇学术论文,分别因创新点不足、需要增加数据等原因被拒。导师组多次指导,提出修改建议,但孟伟至今未完成修改任务。导师组后期多次规劝其转硕,但孟伟一直予以拒绝。

  延毕期间,导师组和孟伟保持交流,孟伟也反复制定研究计划,但计划均难以落实。导师组多次与家长沟通,家长表示孟伟不听,收效寥寥。

  另外,控制学院相关负责人也解释了导师岗位助学金发放等问题。他说,在孟伟同学博士延毕期间,学校补助按规定停止发放,课题组持续为其发放岗位助学金,得知其兼职外卖员之后还发放了临时补助金。另外,孟伟现在还住在学校里。所有浙大在校生按规定缴费,均可享受同样的医保、住宿待遇,无论其是否延期毕业。

  工人日报此前评论称,高学历人才送外卖已非一起,本科生毕业后送外卖的更是不少。大材小用的质疑并非没有道理,毕竟高学历人才是少数,他们大多学有所成,无论是从社会需要还是个人预期来看,高学历人才的工作都应该发挥所长。但是,具体到一些高学历人才,或由于个人求职遭遇挫折,或由于就业形势严峻复杂,或由于所学专业缺乏竞争优势,毕业后找不到合适工作的,也大有人在。

  找不到合适工作不意味着要“躺平”,努力的方式不止一种,选择送外卖同样是在自食其力。工作本无高低贵贱之分,凭自己的努力挣钱,就值得被尊重。在寻找理想工作的过程中,选择送外卖有其合理性。一则靠自己能力挣钱,既能够维持当下生活,也不耽误寻找更心仪的就业机会;二则灵活性强,自由度高,可以有时间学习其他东西。如果能在送外卖的步伐里,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,坚持思考今后的人生,那就是在向未来奔赴。

  对高学历人才送外卖,社会应该多一点包容和鼓励。尊重每一份劳动,尊重每一份工作,尊重每一份勇敢尝试的努力。在拼搏的道路上,送外卖是起点不是终点,只要在路上奔走,就不怕到不了未来。

 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九派新闻、都市快报、上游新闻、工人日报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公司简介

…… 更多>>

欢迎来电来厂咨询

  • 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燕南路桑达工业区30栋东3楼
  • 联系人:郭先生
  • 手机:13856274230
  • 总机:0755-83344438
  • 传真:0755-83267528
  • 邮箱:print55@print86.com
    • QQ咨询

    • 在线咨询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  • 电话咨询

    • 010-123456789